八牛中文 > 科幻灵异 > 魔鬼的奴隶庄园 > 第九章 圣者的屈从 上

第九章 圣者的屈从 上(1 / 1)

【收到站短,通知签约。求个推荐票和收藏,给点信心。另外特别感谢那位今天投了两张推荐票的书友,别问我为什么看得出来,因为除了我自己投的票,就是你的了。万分感谢!】

清晨时分,气候微寒,和风细雨,宁静怡然。

罗文摘下兜帽,除去面罩,正大光明地走在通往城堡的路上。

细微雨水从发梢滴落,湿润了脸庞,消去了倦意。

他揉了揉了眼角,让视野变得更清晰些。

路边偶有行人走过,多是来去匆匆的商人和早起农耕的百姓。

一身黑衣、肩膀负伤的罗文在行人中颇为显眼,但他们多半是在想。

“又是一个盲目憧憬冒险者的孩子,也不知道他父母在干些什么?”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接猎杀魔兽的任务?看,这不受伤了吗?”

“多俊的孩子,怎么就受伤了呢,希望他的肩膀不会留下后遗症。”

……

身为银月领的年轻领主,罗文的样貌早在继承领地的当天就通过布告张贴了出来,如今路边的通告牌上还残留着他的画像。

然而罗文一路走来,却没有一个人能认出他来。

当然不是因为他的长相太过大众,而是因为他的样貌早已变化,就算让他站在画像旁边,也不会有人能认出来。

原本的罗文脸色苍白,身体瘦弱,整一个病捞子的模样。

但现在的罗文却脸色红润、肌肤饱满,若除去那因一夜未宿而诞生的黑眼圈,他活脱脱地就是个从画中走出的美少年。

确实是美少年,他现在的身材样貌明显幼龄化,大概就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当然不可能有人将他与将近二十岁的年轻领主联系到一起,而罗文十四、五岁的时候又因病症而面黄肌瘦,与现在的这副健康皮相又完全不同。

就算艾莉莎从他眼前经过,恐怕也不能立即将他认出吧?

究其原因,还得从复活机制讲起。

罗文死后的尸体化为生命之沙,现在的身体就是由那生命之沙重新塑造,然而他的尸体却偏偏缺了头部!

因为大脑的复杂性,重塑头部所需的生命之沙占据整个身体的相当一部分,结果缺失的部分只能从其他部分提取补充,平均下来就让他的身体年龄下降了五、六岁。

“我该庆幸没有变成无头骑士吗?”

对于这样的变化,罗文并不在意,反而有些怡然自得,感觉这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

换副皮相,换个人生,他在这个世界的人生从今天开始才刚刚起步!

“先到教会接受治疗,再吃点东西,换身衣服,最后再好好睡上一觉。夺回城堡的事急不得,就让那死肥猪先高兴两天。”

罗文从内兜里掏出一枚银币,有一下没一下地抛接着,这都是他从豺狼人的尸体上搜罗出来的。

至于他自己的钱,当然全部在艾莉莎手中保管。

说来丢脸,罗文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但他却从未好好享受过这异世界的风情,偶尔出来巡视领地也是在艾莉莎的陪同下,无论时间行程都在艾莉莎的精确掌握中,那实在说不上是享受。

带着大仇得报的好心情,罗文走进了领地内最为热闹的流萤街。

银月领是红翼王国中最大的贵族领地,其来源要追溯到罗文的先祖“月夜行者”布欧。

另外一提,“月华剑圣”辛西娅就是布欧的妻子。

以“月夜行者”布欧为首的银月一族曾是红翼王国势力最大的望族。

数百年前,红翼王国还是红翼帝国,银月一族还是天之界域望而生畏的神眷一族。

精通无声杀人术的月影刺客、在月光下能发挥成倍实力的月光骑士,这两种血脉相传的职业,曾让银月一族的名号传遍整片大陆,甚至被誉为“月之女神的宠儿”,还获得过精灵一族的友谊。

然而就如诗篇中经常描述的那般,大破灭时代过后,大陆重现陷入争权夺势的战乱中,为了在凯撒帝国的苍蓝铁骑下守护红翼帝国,银月一族倾巢而出。

大批的高级军官被月影刺客割掉了脑袋,所向无敌的苍蓝铁骑被月光骑士挡在了边境线上。

但获得大量功绩的同时,更多的月影刺客和月光骑士死在了战场上。

战争,从来都是用枯骨堆积起来的。

银月一族的活跃勉强遏止住了凯撒帝国的侵略步伐,却也为此付出了无法弥补的代价。

能够觉醒血脉之力,转职成月影刺客和月光骑士的人都是族中的精英,他们往往拥有最纯粹的血脉,而随着他们的死亡,银月一族的血脉逐渐淡薄,拥有纯血的族人也越来越少。

淡薄的血脉难以觉醒,没有强大力量保护的银月一族就此走向末路。

到了罗文这一代,随着他的父母意外身亡,可以被称为纯血的就只剩下他一人。

然而他天生体弱多病,早早就被断定不可能觉醒血脉之力。

反而是分支中的分支,血脉极度淡薄的天才骑士艾莉莎在进阶白银骑士的那一天居然奇迹般地觉醒了血脉之力,成为了银月一族最后的月光骑士。

得知消息的那一天,罗文的父亲威利普男爵就命艾莉莎成为罗文的守护骑士,其背后的意思,其实是企图让她和罗文结合,以延续银月一族的高贵血脉。

不可否认,艾莉莎之所以对待罗文如此严苛,多半也是因为她难以接受自己不得不委身于那样一个身体不能行、头脑也不灵光的废物吧。

“这位帅哥,要投宿吗?我小二狗在这条街生活了二十多年,哪个旅馆最好,哪个旅馆最便宜,哪个旅馆的那个最够味儿……嘿嘿,绝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这位美女,是要修炼装备还是治疗伤势?什么,要贩卖材料?那敢情好,我推荐布鲁托杂货店,那里什么都收,什么都卖,绝对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一进入流萤街,就看到满街的宣传标语和展览客户的向导。

明明还是凌晨,流萤街却已经早早开始了一日的喧哗。

罗文避过几个虎背熊腰的帅哥和膀大腰粗的美女,径直往流萤街最里面的医疗馆走去,对于这片街区的地形,他并不陌生。

银月领是有教会的,教会里的修女和牧师都会正宗的光系治疗术,但价格却高的离谱,因此冒险者们宁愿去医疗馆接受不那么正宗的水系治疗术。反正除了恢复时间久一些、需要药物辅助治疗外,最终的治愈效果都相差不多。

或许是时间过早,医疗馆的人并不多,而且进进出出的也不像是负伤的人,只有几个手臂上打着绑带的男人坐在里面。

罗文眯着眼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的药味让他有些不喜。

前台的老头抬起眼皮瞟了眼罗文的肩膀,就指着靠右边的柜台说道:“外伤吗?到那边去。”

顺着指引来到柜台前,罗文在凳子上坐下。

医师是个眉目和善的中年人,他先是用镊子拨开罗文肩膀上的衣服碎片,然后拿着放大镜样的工具看了几眼,便在身后的药柜里随手抓了一点药材,然后细细碾磨起来。

一边碾磨,中年医师一边随口说道:“是刀伤吧,命真大。”

罗文心下一跳,难道他能通过这点伤口看出那一刀的威势?

于是不敢再小看这中年医师,整个人的态度都端正了不少。

“伤有点深,一个银币,三个铜币,把钱准备好。”

罗文将手中把玩的银币放在桌上,又摸出三个铜币。

中年医师点了点头,将钱币手下后就让罗文将手放在桌上,他扶着罗文的肩头,口中开始咏唱治疗术。

是最低阶的水疗术,但繁复昂长的咒文还是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温暖的水流从空中涌出,随着中年医师的低声咏唱流向罗文的伤口,温水钻入伤口的细缝,顿时生出一种温暖混合着麻痒的感觉。

不久后,水流消失,中年医师将碾磨好的药物敷在伤口,然后仔细包扎。

“三个小时后摘下,伤口即可痊愈,但最好一天内不要乱动左手,有复发的可能。”

罗文点了点头,心有余悸地走出了医疗馆。

走到门口时,他隐约听到医疗馆内有人正对那医师笑谈。

“医师真是好手段啊,看你小子被你唬得一愣一愣。”

“一般一般,这个年纪的小鬼都这样,说句命真大,他就以为我能看透砍他的人的实力。把治疗术的咒文念长一点,他就以为这是多厉害的魔法……”

罗文顿时脸一黑,脚下步伐都加快了不少。

与此同时,有人从他身边穿过,一股幽香扑鼻,久久不散。

他尚未从羞怒中醒过神来,就见到视野的一角悄悄浮现出一行字:

“激活任务——【圣者的屈从】。”

最新小说: 俗主 重生之科技之子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夏花的末世之战 我的末世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