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 难哄小说竹已 > 第46章 难哄那来吧。

第46章 难哄那来吧。(1 / 1)

听到这串话,温以凡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不小心点到了昨天的那个语音。她的眼睫动了动,指尖下意识往下滑。

但已经到底了。

温以凡的神志清醒了些,再度点了下最新的语音条。

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有个猜测呼之欲出,温以凡皱着眼,慢吞吞地往回拉。又点开前几条语音听了遍,顺着往上,直到听到那条——“还有六9天。”

六8、六9。

哦。

数字不一样。

温以凡正想习惯『性』地回复个“好的”,刚敲了一个字,忽然就回过神来。她用力眨了下眼,坐了起来,直直地盯着屏幕。

还能看到她前边发的那句——“你能每天都给我倒计时吗?”

当时昏了头,只想趁机找个理由,让他能每天都给自己发条语音。但现在再看这个要求,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话确实很无耻,看着荒唐又闲得慌。

还要拉上对方一起闲得慌。

不过桑延不是拒绝了吗?

还很直接地吐槽她这人脸皮很厚。

温以凡『舔』了『舔』唇,抱着被子迟疑地回:【你不是让我自己记着吗?】

可能是在外边,没看手机,桑延一直没回复。

过了好一阵,温以凡又快睡着的时候,他才发了几条语音过来。似乎是换了个位置,桑延那头背景声明显淡了不少,显得安静许多。

温以凡一直觉得他说话的腔调很特殊,也不知道是谁教的。语速不快不慢,平的无波无澜,说到最后总会带点惯『性』的拖腔,自带痞劲儿。

桑延:“嗯?是。但是呢,你这人太会浑水『摸』鱼了。”

桑延:“之前说了好几次的饭,到现在都没还。要是不提醒你的话,你估计会以同样的方式把自己说过的话当成空气。这吃亏的不还是我么。”

桑延:“行了,赶紧睡吧。”

温以凡确实很困。她这段时间的睡眠质量好了不少,不像之前一样连入睡都困难。梦少觉也沉,经常能一觉到天明。她强撑着眼皮,回道:【我给你做了挺多次饭。】

温以凡:【也算是还了?】

桑延:【?】

温以凡打了个哈欠:【好吧。】

温以凡:【那你看看你想吃什么。】

温以凡:【我都会还的。】

思考了下,温以凡认真补充:【不会让你吃亏的。】

等了好片刻,那头没再回复。

温以凡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隔天醒来,温以凡第一反应就是『摸』起旁边的手机,看有没有未读消息。在她睡着没多久后,桑延才回复了她,依然是干脆利落的语音条。

“你这话倒是新鲜,像黄鼠狼给鸡拜年。”男人语气带了困意,闲闲散散,“我仅有的便宜都早被你占完了,哪还有吃亏的余地?”

温以凡:“……”

听到这话,温以凡再一琢磨,反倒觉得自己这边有点儿吃亏。

毕竟桑延所说的事情,她都一点印象都没有。就比如所谓的亲和抱。但这些事情,在桑延的视角是确切发生过的,也因此会有各种情感上的起伏。

就等同于,另一个自己,跟他做过这样的事情。

还没追到人,温以凡就开始杞人忧天。

她有点儿担心,如果真那么好运,最后她真的追到桑延了。他俩再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会不会早已没了新鲜感。

这让温以凡对梦游这事情更加抗拒。

虽然从一开始,温以凡就觉得自己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但因为这段时间,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桑延确实是有那方面的心思。

也因此,温以凡又开始觉得,她可能是真做了这些事情。

这些也许都是她潜意识里想做的事情。

这么一想,温以凡觉得自己还挺可怕。

从桑延那边来看。

自己的形象就是一个半夜会梦游,起来对他又亲又抱的流氓,甚至还在清醒时刻恐吓他要把衣服穿好,不然她可能会做出侵犯他的犯罪行为。

“……”

温以凡莫名觉得这追人之路有点儿困难,已经直接输在起跑线上了。这会儿要出现一个强烈的竞争对手,她就根本没赢的胜算。

因为温以凡的话,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苏恬时不时就会问问她的进展如何。她每次都言简意赅地回答相同的六个字:“还在努力当中。”

次数多了,苏恬作为旁观者也急了:“对方是不是吊着你啊?”

“不是,他应该不知道我在追他。”说到这,温以凡有些不确定,“这个要先说出来的吗?”

“当然不要!”苏恬立刻道,“你可以适当得表现出对他的好感,但不能一上来就把自己放在感情弱势的一方。你得对自己自信点,在他有空的时候找他聊聊天,不要表现的太缠人。或者从他的爱好切入,偶尔约他出来一趟什么的。”

“这样啊。”温以凡若有所思,“我知道了。”

“所以你追的如何了?”苏恬看了看时间,回忆了下,“距离你第一次跟我说你要追人,都过了一个月了,你这感情没升温一点吗?”

温以凡想了想:“我也不太清楚。”

苏恬:“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追到?”

“不急。”温以凡收回思绪,继续敲键盘,“我再想想。”

苏恬愣了下:“想什么?”

温以凡:“想怎么追。”

“……”

这段时间,温以凡确实是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暗戳戳地在桑延面前找存在感。

先前发给树洞博的问题,可能是没先前的劲爆,这回温以凡一直没被翻牌。她毫无经验,所有追人行为,都是根据自己对桑延的了解,努力琢磨出来的。

但苏恬说的,从爱好这方面切入。

她觉得这个建议还挺可取。

桑延的爱好,按温以凡所了解到的,他似乎是一直在玩一款手游,而且玩得还很好。在家的时候,温以凡常常能听到他用傲慢的语气吐槽队友:“你这什么垃圾『操』作。”

温以凡对游戏的兴趣不大。大学刚开始时,跟着舍友玩过一段时间的游。只有最开始往的时候上线比较频繁,到后来就隔一段时间才上去一次。

工作后更是没时间碰这些东西。

到现在,温以凡基本没玩过什么游戏。电脑里也早就卸载了这个游。

但温以凡觉得,既然要追人,当然要为了对方做出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当天晚上,她回到家后,便往手机上下载了这款手游。

温以凡上查了攻略,接连研究着玩了几天,才渐渐上了手。

几天后,注意到温以凡总困倦萎靡的状态,苏恬随口问了句:“你这是怎么了?”

“嗯?”温以凡诚实说,“听了你的建议,我最近打算从爱好切入。在玩我喜欢的人喜欢玩的一个手游。”

“怎么样?”

“还挺好玩的,就是有点费时间。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觉。”

苏恬随口问:“你自己玩还是?”

“我自己玩。”

“……”

苏恬惊了:“不是,你当然得找他一起玩!你自己玩有什么用!”

“我玩的太烂了,不敢找他玩。”想着桑延骂人的模样,温以凡的顾虑很强,“怕被骂。”

“……”苏恬觉得好笑,“放心吧,你跟男生一块玩游戏,他们都会有种带妹的成就感。就算你玩得再差,也不会说什么的。都非常怜香惜玉!”

温以凡摇头:“他不会。”

“……”

“而且我觉得不一起玩也有空,”像是不能接受她这个建议一样,温以凡自顾自地找着理由,“这样就多了个共同话题。”

苏恬默了几秒:“也行吧。”

“就是有个弊端。”温以凡叹息了声,“我没什么时间找他聊天了。”

“……”

苏恬一噎,总觉得她追人的方式格外奇特:“不是,以凡。你就算以前没追过人,但总也被人追过吧?”

温以凡嗯了声。

苏恬:“那你可以参考一下别人的方式。”

“啊?但我觉得这些人的方式没什么好参考的。”温以凡似乎压根没考虑过这方面,直白道,“不都是失败案例吗?”

“……”

另一边。

加完班后,桑延本想直接回去,但在苏浩安的再三催促下,他还是去了一趟“加班”。他直接上了二楼,进了最靠里的包厢。

里头约莫六七人,一班人的关系都不错。

一进门,苏浩安那大嗓门就像是开了扩音似的,阴阳怪气道:“哟,这是哪位?稀客啊,这会儿想得起我们这班兄弟了?”

桑延瞥他一眼:“你说话能别像个娘炮一样?”

“……”

另一边的钱飞摇摇头:“苏浩安,你能不能收收?跟个怨『妇』一样。桑延这人就是不能惯,你瞧他那嘴脸,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桑延找了个位置坐下,唇角轻扯:“钱老板,你对我还挺多意见。”

“你最近干什么去了,”钱飞说,“说来听听。”

“这不是不好说么。”桑延拿了听啤酒,单手打开,语气不太正经,“我怕你们听完,一个个心里不平衡,嫉妒得面目全非呢。”

钱飞:“?”

“我服了。”苏浩安翻了个白眼,在钱飞旁边坐下,“他说最近有个姑娘在追他,没时间应付我们,懂吗?”

“你有病?”钱飞盯着桑延气定神闲的模样,极为莫名其妙,“你第一次被追?以前怎么不见你到处吹!你是不是也对人家有意思啊!”

桑延挑眉:“是又怎样。”

这回答像一声惊雷在房间里炸开。

“靠?真的假的?”

“谁啊!”

“铁树开花?”

“不是,所以你这是对人家有意思还等着人追?你说你能别那么狗吗?你是不是吊着人家?”钱飞吐槽,“你这啥心理,大老爷们儿矜持什么呢!”

闻言,桑延的眼皮动了动,似笑非笑地喊他:“钱飞。”

钱飞:“干嘛,你有屁就放。”

“我也不说多,你说你要有我千分之一的情商,”桑延悠悠道,“你大学的时候,至于追了半个世纪,还在给那什么系花当备胎?”

沉默三秒。

有人噗嗤地笑出了声。

“老子早他妈有对象了!几百年前的事情你一定要动不动就提一次是吧?”钱飞忍了忍,还是觉得忍不了。他站起身,开始捋袖子,往桑延的方向走,“…妈的,老子要跟你同归于尽。”

被旁边的男人忍笑拦住:“算了算了,咱别跟狗计较。”

很快,又有人出声调侃:“所以是哪个神仙,能被我们这眼睛长头顶的桑大少看上?”

提到这,苏浩安想起个事儿:“哦。是不是你公司新来的那个实习生?大三还是大四来着,长得确实还挺漂亮。”

“可以啊桑延,老牛吃嫩草?还大学生啊?”角落的男人笑嘻嘻地说,“诶,我突然想起,这不是跟你妹差不多大?”

“所以你喜欢小你这么多岁的?”

桑延直接拿起桌上的烟盒扔了过去:“注意点说话。”

钱飞对他这种偏见很无语:“这话咋了,爱情不分年龄好吗?小个五六七八.九十岁又咋了!对方成年不得了!我妈一朋友还找了个比他小十三岁的呢。”

桑延冷笑:“还有这种畜生。”

“……”

他这反应,明显是苏浩安说的人不对。

又有人陆续猜了几个名字,桑延都不置可否,完全不透『露』半点风声。最后他被问烦了,还不耐地说了句:“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哪那么八卦?”

其他人丝毫不受影响。

苏浩安继续猜:“可能是相亲认识的?”

“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段嘉许最近是不是也在相亲啊?他那老板给他介绍的。这会儿还在住院呢,割了个阑尾。”钱飞啧啧两声,“你说我们这南芜双系草,现在怎么都混成了这个样子。”

桑延喝了口酒:“别带上我,谢了。”

话题越扯越远。

到最后,桑延差不多准备回去时,不知是谁突然问了句:“所以你对这姑娘是什么打算?”

桑延看过去。

“什么什么打算,人不是想泡我么。”桑延笑了,把易拉罐磕在桌上,模样漫不经心又懒散,“那我能怎样?”

“……”

“等着她来泡呗。”

……

回到家,桑延往空『荡』的客厅看了眼,而后又看向主卧房门,动作放轻了些。他脱掉外套,回到房间,正想打开灯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床上多了个东西。

有点儿崩溃。

所以,她梦游的时候真的想侵犯他吗?

她真的做出过这样的举动吗?

温以凡有点不能理解桑延了。

如果真有这种事情,那他为什么还不锁门!

一定要事情到最危急关头的时候,他才知道长点儿教训吗!

沉默两秒。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度发生,电光火石间,温以凡想到了个主意,面『色』诚恳:“如果我真侵犯了你,你就愿意锁门了吗?”

听到这话,桑延眉心一跳。

下一刻,温以凡开始脱外套:“那来吧。”

桑延:“……”

桑延:“?”

最新小说: 他不配你别哄 狂野山村,从草垛开始 你贩剑,我发癫,盛京城里我是爹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吞噬星空:美食震惊宇宙 惨死后重生在七零,开局先刀养妹 崩铁:寰宇剑仙,玩家发癫 亮剑:让你发展,你带回一个师?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 招募系统,我的朝臣皆是陆地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