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 难哄小说竹已 > 第36章 难哄站不稳。

第36章 难哄站不稳。(1 / 1)

闻言,穆承允表情略显诧异,往后头的温以凡看了眼。仿若没意料到,他的眉尾一扬,问道:“学长,你认识以凡姐吗?”

桑延眼里不带情绪,冷淡地看着他。

“不过也没关系认不认识。”穆承允眉眼青涩,看着初生牛犊不怕虎,话里的势在必得极为明显。他仍然一副站不稳的姿态,语气却清明,“你可能经验比我多,但这种事情,我觉得主要是看人,而不是看招。”

“光看人?”桑延懒洋洋道,“那你现在就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

桑延懒得多跟他废话,回头:“温以凡。”

刚巧,温以凡跟了上来:“怎么了?”

往他们两个脸上看,温以凡也不知道他们刚说了些什么。

回想起穆承允刚刚在酒吧说的话,这两人应该是认识的。再通过桑延像拽麻袋一样把穆承允拽着向前走,另一方没有丝毫不悦的状况来看——

他们估计也挺熟。

这会儿温以凡还有种自己打扰了他们叙旧的感觉。

桑延盯着她的脸看:“喝酒没?”

温以凡点头,诚实道:“喝了一点。”

桑延:“站得稳?”

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话,但温以凡还是认真回了:“站得稳。”

“那帮个忙,”桑延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往她的方向扔,“去前边先开个车门。”

温以凡立刻接住。

还没说话,桑延就抬了手,再度拽住穆承允的帽子,要笑不笑道:“我这学弟呢,喝得实在是太醉了,走都走不动路。”

温以凡看向穆承允,犹豫道:“要帮忙吗?”

“别了。”桑延扯着穆承允往前走,力道看着毫不温柔,穆承允的脸都被勒红了,“你这人笨手笨脚又粗心大意,怎么照顾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学弟?”

“……”

看着他的行为,温以凡默了会儿,也没再提:“那你车停哪了?”

桑延抬了抬下巴:“那边。”

穆承允被衣领勒得有点难受。

但戏都演一半了,也不能就这么中断。他看着离自己好几米远的温以凡,同时还要承受桑延阴阳怪气地讽刺他细皮嫩肉娇滴滴,也开始后悔今晚这装醉的举动。

走到垭口内停车的地方。

温以凡快步走过去,把后座的门打开。

桑延跟在她后边,直接把穆承允塞了进去,动作利落而干脆。

见状,温以凡把车钥匙还给他。她停在原地,也不知道桑延乐不乐意顺带捎她一程,想了须臾,还是没打算自取其辱。

反倒是穆承允先出了声:“以凡姐,你怎么不上车?”

温以凡迟疑地看向桑延。

此时此刻,桑延也站在后座旁边,低眼看着她。他的瞳『色』深如墨,眉梢微微一挑,似是在挑衅。而后,不发一言地把后座的门关上。

“……”

拒绝的意味格外明显。

温以凡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十点。

这时间算早,她也没太在意,正打算说句道别语就离开时,桑延已经抬脚往驾驶座的方向走,边抛出了句:“坐副驾。”

这意外的话让温以凡有些没反应过来:“你在跟我说话吗?”

桑延打开车门,动作停了下:“不然呢?”

温以凡:“哦,好的。”

“人喝醉了不舒服,让人在后座躺躺,”桑延闲闲道,“你过去凑什么热闹。”

“……”温以凡顺着车窗往里看,注意到穆承允略微发白的表情,莫名觉得今天的桑延考虑得格外周到,“也是。”

话毕,她朝穆承允说了句:“那你在后边好好休息,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了。”

穆承允:“……”

上了车,桑延随口问:“他住哪。”

具体的温以凡也不太清楚,只挑了自己知道的来回答:“他是南大的大四生,现在好像还住在学校。”

桑延:“哪个校区。”

“……”温以凡回想了下上次去采访时的地方,不太肯定地说,“应该是主校区。”

“对。”后头的穆承允含糊地补了句。

之后车内没再有人说话,沉默到有些诡异。

温以凡没察觉到这氛围有什么不对,只有种酒劲后知后觉上来的感觉。此时胃里翻涌着,喉间有什么东西上涌,不太舒服。

加上车内封闭,酒气在蔓延。

这味道不太好闻,让她想吐的感觉更汹涌了。

温以凡没忍住说:“我能开个车窗吗?”

桑延抽空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他腾出手,向左侧一挪,往旁边控制车窗的按键上摁了下。

下一刻,温以凡那侧的车窗就降了下来。

外头清凉的风吹了进来,带着不知名的花香味。

温以凡瞬间觉得舒服了不少,道了声谢。她虚靠在车窗上,有点后悔空腹喝了那杯酒,想着一会儿到家之后煮个汤来喝应该会好些。

吹着风,温以凡思绪渐飘。

想起了刚刚聚会上,穆承允说的桑延在聚餐时面不改『色』灌了十几瓶酒。她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但也因此回想起高中时,桑延第一次在她面前“喝酒”的样子。

记得那天好像是苏浩安生日。

为此,苏浩安请了班里的很多人,其中也包括温以凡。

对这种集体活动和聚会,温以凡的参与度其实都不太高。这次还是因为苏浩安邀请了她很多次,多了她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地点定在了上安的一家ktv。

苏浩安提前跟她说了包间号,温以凡问了服务员,直接往里走。一推门,她就看到了坐在包间边上的桑延。他穿着黑『色』的t恤,靠着椅背,手里拎着听饮料。

见到她,桑延侧头,唇角弯起浅浅的弧度。

还没有任何动静,温以凡就被另一侧的女生扯了过去。

两人一晚上都没什么交集。

温以凡没打算呆太久,快到九点的时候,她就起身去跟苏浩安道了声别,顺带说了句生日快乐。她没打扰其他同学的兴致,默默地出了门,通过ktv后侧的小门走。

顺着这楼梯下去,下头是个小广场。旁边开着一排商铺,还有个麦当劳。

温以凡『摸』了『摸』口袋,正考虑着要不要过去买个麦旋风,就见眼前的影子忽地被一个更高大的黑影覆盖。她下意识仰头,瞬间撞上桑延吊儿郎当的眉眼。

她一顿:“你也要回去了吗?”

桑延语调懒懒地:“嗯。”

两人住的方向不一样,温以凡只点了点头:“那周一见,你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温以凡抬脚往麦当劳的方向走。但没走几步,旁边的桑延身子稍晃,忽地扯住她的胳膊,像是试图让自己站稳。

温以凡转头:“怎么了?”

桑延手未松,慢悠悠地吐出了个字:“晕。”

听到这话,温以凡看向他的脸。跟平时没什么区别。眼眸漆黑却亮,像是染上了路灯的光。她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了,问道:“你怎么了?”

“站不稳。”桑延看向温以凡,咬字重了些,“得让人扶着。”

“……”

温以凡犹疑地走回他面前,恰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你喝酒了?”

桑延又嗯了声。

温以凡觉得这不好:“你一高中生喝什么酒?”

“拿错了,都一样红『色』罐子。”桑延说,“以为是可乐。”

“哦。”温以凡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想了想,“那我给苏浩安打个电话,让他下来接你?或者你给你爸妈打个电话——”

桑延打断她的话:“我不喜欢麻烦人。”

不喜欢麻烦人。

那应该也包括她?

“那你,”温以凡思考了下,指了指旁边的台阶,“先坐着清醒清醒?”

“……”

她温吞地把话说完:“我就先回去了?”

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桑延直勾勾地盯着她。似是有些憋屈,半晌后才朝她摆了摆手。

“行,你走吧。”

得了这话,温以凡又走向麦当劳。很快,她回了头,看到桑延真在那块的台阶坐下了。他坐姿松散,黑发落于额前,此时低着头,看不清眉眼。

看上去像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温以凡收回眼,继续往前走。

没多久,她又停下,叹了口气,走回他面前。

“桑延。”

桑延眼也没抬,漫不经心地啊了声,算是回应。

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温以凡也有些无从下手。她连自己都照顾不来,更别提照顾人了,只能说:“你能走吗?我把你送到公交车站?”

下一瞬,桑延抬头,顿了几秒后,朝她伸手。

“站不起来。”

温以凡『舔』了『舔』唇,握住他的手腕,使了劲,想把他扯起来。

没动弹半分。

她又加了点力气。

依然纹丝不动。

温以凡有些郁闷,半蹲下来:“我上去叫苏浩安下来吧。”

桑延气定神闲地瞧她,不置可否:“你就不能使点儿劲。”

“我拖不动你,你太沉了。”说着,温以凡又用力扯了他一下,“你看——”

还没说完,这回桑延极为轻松地站了起来。

温以凡懵了。

桑延站在原地,继续命令:“走,去车站。”

“……”

温以凡觉得有点怪怪地,但具体也说不上来,只能干巴巴地说:“我要怎么扶?”

桑延思考了下:“给我搭个肩。”

想到刚刚扯了半天,才把他扯了起来,温以凡有点不愿意。唯恐他会把全部的重量放在自己身上,把她整个人压垮:“我就扶着你的胳膊不行吗?”

桑延笑:“那你能两边都扶着么。”

温以凡没懂:“怎么两边都怎么扶着?”

她脑补了下那个姿势,感觉跟拥抱没什么区别。

“只扶一边,”桑延扯唇,“我另一边站不稳。”

“……”

温以凡考虑了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接受。想着距离也不算太远,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放他这么个烂醉的人在这,好像也不太好。

她靠了过去:“那你搭。”

说的时候,桑延怎么都理所当然地,厚颜无耻到了极致。但一到实战,他反倒磨蹭了起来,胳膊半天也抬不起来。

最后还是温以凡等得无奈了,直接抬起他的右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也不知是不是温以凡的错觉,桑延的身子似乎有些僵硬。接下来,也没有想象中那样,有像巨石一样的重量压到自己的身上。

她不自觉往他脸上扫了几眼。

走了一小段路。

温以凡突然感受到,桑延身体轻颤,像忍不住了那般,发出低低的笑声。她抬起头,目光定在他唇边的梨涡,继续往上,对上他的眉眼。

他自顾自地笑,带着浅浅的气息,似有若无地喷到她的脖颈。

他这模样像是在发酒疯,温以凡茫然道:“你笑什么?”

桑延还在笑:“没什么。”

“……”她目光诡异,继续扶着他往前。

快到车站的时候,桑延忽地喊她:“温霜降。”

温以凡:“嗯?”

“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

“刚记错了。”桑延扯了下唇角,拖着尾音,又恢复了以往那副欠揍的模样,“我今晚喝的就是可乐。”

……

不知不觉间,车已经开到了南大门口。

可能是在车上休息了会儿,穆承允时看着清醒了不少。他下了车,『露』出笑容,没提出任何让桑延送他进去的话,跟他们道了声再见。

温以凡跟他摆了摆手,而后往南芜大学的校门口扫了几眼。

侧头,恰好与桑延的目光撞上。

她立刻收回视线。

又是沉默的一路。

期间,桑延只开口问了一句:“这你同事?

最新小说: 惨死后重生在七零,开局先刀养妹 亮剑:让你发展,你带回一个师? 吞噬星空:美食震惊宇宙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 他不配你别哄 狂野山村,从草垛开始 招募系统,我的朝臣皆是陆地神仙 你贩剑,我发癫,盛京城里我是爹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崩铁:寰宇剑仙,玩家发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