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 空臀套白狼(H) > 分卷阅读30

分卷阅读30(1 / 1)

拱了拱他的脖子,长舌舔着常青的耳朵,耳垂,顺着纤长的脖颈线条,一路往下,大舌舔住红艳艳的奶头,这里刚被狼崽们吸过,此刻已经瘪下去了,没有奶水,白狼只能狠狠的用门牙咬了一口乳头,奶头被咬出了一个牙印。

“啊啊…疼…轻点…”常青抬高胸口,眼角红通通的,眼泪都要被咬出来了。

白琅一路往下一路舔,太久没有尝到雌穴的味道了,舌头挤开四片肥厚的阴唇,直直的往阴穴口里钻,那里生了孩子后还没有恢复,有点松,有点干涩,舌头插进去,唾液濡湿了内壁,然后长满凸起味蕾的舌头,照着阴壁一阵的舔弄,长驱直入,钻进最深处,一下一下舔在花心上。

“啊…啊…好痒…啊…花心…舔…到了…啊嗯…”常青身体扭成一道波浪,恢复平坦的小腹隐隐的抖动着,情动得厉害。

很快花穴就被舔软了,干涩的内壁变得水莹莹的,阴壁分泌出润滑的淫液,宫颈口也积极分泌宫颈液,以被润滑使用。

白狼已经很久没有干过花穴了,刚闻到这股子骚腥味儿,肉棒就已经硬挺的从腹部皮毛里探出来,越来越长,越来越粗,倒三角形的尖翘龟头,逐渐变粗的粗壮肉棒,泛着可怖的紫黑色。

巨狼低吼一声,抬起头躬身骑在长青身上。

常青也喘得厉害,体内空虚得很,配合的抬起腿圈住巨狼有力的腰腹,巨狼后腿微曲,常青熟练的抬高臀部,让花穴对准低垂的狼鞭。

白狼舔了常青一口,后腰一沉,狼龟头顶开肉瓣钻进松软湿滑的阴道里,腿部用力,一个使劲狠狠的撞进花穴深处去。

“啊啊啊…好…烫…好粗…唔…”常青高声呻吟,狼鸡巴不知比人形的粗多少,常青只觉得阴道口都要被撑裂了似的。

虽然之后白狼帮他舔舔就会恢复,可是此刻还是疼得眼眶一红,眼泪汪汪往下掉。

“吼呕——”白琅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声,舔舔常青媚红的眼尾,仿佛是在安慰他,狼鞭也插在逼里没有动。

常青适应了一阵,深呼吸了一口,颤抖着点点头,“动吧,我没事…”

语落,巨狼已经忍不住快速的抽插起来,常青一声尖叫还不及吼出口,就被高速的操干干得头脑发昏,声音都堵在嗓子眼儿似的,连口水都来不及咽下去。

巨棒已经好久没有如此畅快的在湿软的随意驰骋,此刻变本加厉,速度和力度都不是常青能承受住的了,花唇被挤压的发痛发麻,越发红肿肥大,以前是粉红的两块小薄片,如今已经被操成熟透的大红色泽的两片肥唇。

然而快感却也不少半分,被狼腹的毛发扎得火辣辣的,挤得向两边敞开,大大的花穴口和中间的阴阜,和顶端的小肉珠,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被狼毛来来回回的侵扎,搔挠…麻得颤抖,又爽得流水。

穴肉被狼鸡巴极速破开,狼鞭抽出去时,还没来得及恢复,就又被迫艹开,被蹂躏得颤抖不已。

只插入三分之二的肉棒让巨狼非常不甘心,疯狂的跟狠撞击花心,尖尖的龟头毫无遗力的对着凹陷的宫颈口大力的撞击,狠凿,用几乎干穿韧性宫颈的力道。

常青被干的瑟瑟发抖,带着哭腔的求饶:“别…轻点…要操坏了…小屄…坏了…啊啊…”身体不由往上拔高,企图逃脱这侵魂蚀骨的快感。

然而狼爪抵在他的肩头,他甚至连动都不能动,被死死的禁锢在巨狼身下,哭喊着任操任干。

巨狼越操越快,越干越猛,来不及闭合的穴口和被干松的穴肉被肉棒带得翻飞出来,红艳艳,水淋淋,淫液把腹部的一片兽毛都沾湿成一股一股的了。

龟头不停歇的狠顶宫口,直干得子宫都受不了的微微张口,在常青的尖叫中,狼鞭一举操入子宫之中,龟头生生把深处的子宫底都撞得凹陷进去,肉棒整根插进雌穴里。

“啊啊…穿了…不…啊啊啊…”常青甩头高喊,浑身如同被水浇过似的,覆盖着一层亮晶晶的汗水。

白狼打开子宫,这是快十个月来再一次造访这个地方,狼鞭一进来就再也舍不得出去了,每回堪堪退到宫颈口,就又大力快速的撞击回来,龟头始终插在子宫里肆意横掠。

“呜呜啊…不行了…啊…不要了…求…”常青脸上带着及其艳丽的表情,眼神却已经放空了,灭顶的快感将他的理智和身体冲击得四分五裂,只剩下那被巨狼狠狠抽插,掠夺的那处。

巨狼粗粝的喘息着,公狼腰却不懂停歇,一直匀速高频的耸动抽插,肉茎被被阴穴里的淫液染得滑溜溜,操干起来更是顺畅。

硕长的鸡巴对着好久不干的雌穴疾风骤雨的操干,干得常青浑身痉挛,连脚趾头都绷得紧紧的,松泛的阴穴达到极致,倏然缩紧,子宫也抵达高潮紧紧缩成一团。

巨狼用力的抽动几下,没一会儿,肉棒就被缩紧的子宫箍得紧紧的动弹不得,甚至连紧皱的子宫壁的痕褶龟头都能感受得到。

白狼发出低沉的鼻息,肉棒底部开始胀大,一大股冲击力十足的精液奔腾而来。

几乎是同时,睡在旁边摇篮里的小狼崽子呜呜呜的叫起来。

“啊…孩子…”母性驱使常青在这极致巅峰的时刻还惦记着自己的孩子,他挣扎着想要去看。

而插在子宫里的狼龟头已经膨胀变大,海绵体扩充开,绝对的卡住宫颈口,完完全全挣脱不来。

一只狼崽子叫了,另一只也跟着醒了,一时间一片呜呜呜的叫声,三只交响曲似的,叫得常青这个新手妈妈手忙脚乱的翻个身,也不管还被插着的姿势了,四肢并行的往前爬去。

如同插疼了的母狗似的,雌穴里含着胀大的公狗鸡巴,就想跑了,却被公狗鸡巴卡住逃脱不开,拼命挣扎。

巨狼也听到崽子的哭声了,然而两人的下身却也是分不开了,特别是此刻,那股精液已经涌到龟头,铃口大张喷射进子宫里,两人却又被崽子哭的手忙脚乱,常青向前爬,巨狼怕踩到他,向后缩,卡住的性器就被拽出一截,然而海绵体卡得死紧,根本不可能脱开,就连同子宫也被拽动出来。

“啊…不…”常青如同被操得半死的母狗,疼得手脚并用又往后缩,巨狼又十分没默契的往前走,两人一前一后手慢脚乱的始终达不到同步,倒是本来就松软的阴道竟然被生生的拽得脱出来了一截。

狼崽子见不到人来哄,嚎得越发凄惨起来,常青听得心慌意乱,不在管身下连接着的地方了,直接往前爬去,白狼没料到他会突然向前,没来得及跟上,已

最新小说: 狂野山村,从草垛开始 你贩剑,我发癫,盛京城里我是爹 招募系统,我的朝臣皆是陆地神仙 吞噬星空:美食震惊宇宙 惨死后重生在七零,开局先刀养妹 他不配你别哄 亮剑:让你发展,你带回一个师? 崩铁:寰宇剑仙,玩家发癫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