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 空臀套白狼(H) >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1 / 1)

的悉数舔入口中,继续深入,妄图把雌穴里自己的味道也补充上,唾液往中间的小口处送。

常青紧闭着的眼皮都红了起来,鼻腔里轻轻的哼哼,双腿随着巨狼舌头的深入无意识的张开,更加方

便了舌头的进入。

狼舌温度很高,舌尖上的那些味蕾小点刚一碰到敏感的小阴唇,雌穴就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自发的

蠕动着流出淫水来。

舌尖虽不能深入,仅仅是停留在前庭和外阴,就能获得绵绵不断的香甜液体,再时不时的黏住阴蒂一

压,穴口就一阵收缩,整个雌穴不可抑制的一颤,湿得更加厉害。

狼舌一遍一遍不停的碾磨着敏感的阴蒂,直到被舔到阴蒂高潮,常青发“唔”的一声轻喘,穴里涌出

大量的阴液,巨狼吸得满足极了。

最后又把常青的大腿,膝盖和小腿,连同脚丫子也用唾液舔过一遍,远远的嗅一下,闻到的全是自己

的味道。

常青从头到脚完完全全都属于它,这才满意的掉头走了。

七、坦诚接受+如何解决晨勃

又到了下山领工资的日子,常青感觉自己和世界脱离了好久了,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竟然有点不太

适应。

他领了工资,又买了一些粮米油盐,提着去了王爷爷家。

王爷爷是爷爷的好友,以前爷爷还在时,就时常上山去找爷爷喝酒,如今是个手脚不太利索的老年

人,他却坚持不和儿女一起住,一个人带着大黑狗单独过活儿。常青每次下山来,总要给他送些吃的用

的。

王爷爷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小摇椅,蒲葵扇,旁边窝着那只大黑狗。

大黑狗瞪着铜铃似的眼睛,看到常青自门外走进来,尾巴摇晃欢腾着正要扑过来,结果鼻尖一嗅,半

路堪堪停下,夹着尾巴缩回王爷爷的背后去。

“怎么了?是常青啊,你怕什么!”王爷爷拍拍塌着耳朵的狗头笑道。

常青一愣,他知道大黑怕什么,但是这可不能告诉王爷爷。

他和王爷爷打了个招呼,把手里的东西分了一半,轻车熟路的放进厨房里。揭开锅看见里面有一点白

米粥,常青看得心酸,放好东西往外走,却见王爷爷还老神在在的躺在躺椅上扇扇子。

“王爷爷,你还是搬去和王叔叔一起住吧”常青拉了张凳子在王爷爷旁边坐下。

“怎么?你也觉得我过得不好?”王爷爷笑道。

常青想起刚才看到的半锅白米粥,不说话。

王爷爷还是笑眯眯的:“可是我觉得我过得很好。”

他慢慢的说道:“每个人过得好不好不是由别人觉得来定断的,而是由自己的心,真正的体验过,感

觉过,才知道什么是最合适自己的,什么让自己更加舒适,有时候连自己的想法都会欺瞒自己,所以得实

实在在的去做一回,才能分出好坏。”他露出满足的笑容:“就像我,有大黑陪着就很幸福了,我也更愿

意和他待在一起,有时候啊,动物比人更加的忠诚有情。”

常青嚅嗫着说:“可,可是我觉得,人还是该和人在一起,才对啊”

“人难道不是一种动物吗?”老人用扇子拍拍他的头顶,“你有生命动物也有生命,生命都是平等而

珍贵的,只要能相互珍惜和陪伴,人和人,人和动物,动物和动物又有什么区分。”

常青心下大动,王爷爷的一番话令他有了不一样的心境。。

夜晚他翻来覆去躺在床上想王爷爷今天说的话,又想到和巨狼的两次相处,两人不仅做了亲密的事

情,而且巨狼还载着他在林子里跑,还给他弄果子,草药,还有小花,也不知道他连手都没有是怎么做到

这些事的。

常青越想越觉得巨狼对自己其实挺好的,而自己还朝它发脾气,把它送来的东西丢到泥里,好像有点

过分了

这时门传来“吱嘎——”一声轻响。

常青吓了一跳,出声问:“谁?”

刹那间,常青明白过来,掀开被子,急匆匆的往外跑。

然而门外什么都没有,只有不远处的一处灌木晃了两晃。

“出来,我知道是你。”常青对着那里喊。

却没有动静。

“你再不出来,就永远也别出来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你。”常青放狠话。

好一会儿,丛林才慢慢窸窸窣窣响起来,巨大的白狼从后面钻出来。

尾巴垂得很低,脑袋也垂头丧气的,连一向耀武扬威立得直直的尖耳朵也软趴趴的耷拉下来,远远的

站在丛林边看着常青。

常青本来有点内疚,看到巨狼可怜巴巴的模样,立马心软了,冲它招招手,“过来。”

巨狼嘴里发出小声的呜咽,向后缩了一步。

常青叹气,“行,你不过来,那我过去。”说着光着脚要踏下露台。

倏尔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巨狼已经来到了跟前,用头把常青拱回屋里,不让他踩到泥土。

“噗——”白狼的鼻子拱到他腰间的痒痒肉,常青一下子笑出来,伸手拍了拍巨狼毛茸茸的头顶,笑

道:“你到底是狼还是狗啊,怎么这么好使唤。”

代表地位和尊贵的头顶被当成狗狗抚摸,巨狼不仅没有发火,反而在常青的手掌下蹭蹭,低垂的尾巴

尖来来回回的摆个不停。

它一动,常青笑得更厉害了,“别蹭了,好痒,哈哈哈”清脆的笑声差点把睡着的猫头鹰都惊醒。

巨狼不停的用鼻尖把常青往屋里拱,“干嘛了你?老推我干什么?”常青放松身体随着巨狼的动作移

动。

巨狼推着他一直回到里屋的床边。

“你是要我睡觉吗?”常青问。

巨狼摇摇尾巴。

常青不太懂它的肢体语言,只能试着爬上床。

巨狼立马把堆在床角的被子用嘴巴衔起来盖在常青的身上。

常青惊奇,这家伙实在太聪明,他眨着杏眼问巨狼:“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巨狼摇摇尾巴。

“你是听得懂才摇尾巴的吗?”

巨狼摇摇尾巴。

常青惊奇:“哇!看来你真的听得懂,好神奇”

白狼蹲坐在他床头,常青侧躺着看着蹲坐下来都几乎有个

最新小说: 他不配你别哄 崩铁:寰宇剑仙,玩家发癫 狂野山村,从草垛开始 你贩剑,我发癫,盛京城里我是爹 亮剑:让你发展,你带回一个师?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 惨死后重生在七零,开局先刀养妹 招募系统,我的朝臣皆是陆地神仙 吞噬星空:美食震惊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