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修道十年,出门已是到了强秦 > 第十六章 芈其实是两个芈!

第十六章 芈其实是两个芈!(1 / 1)

府中。

一年过半百的老人疾速走出,眼中满是惊疑,随后怒喝道:“你说什么?你看到斯年了?怎么可能?当年始皇亲自说的斯年遇害,你休要在这胡说八道。”

华聿行礼道:

“阿翁,我哪敢胡说。”

“我今天真的在曹衙,见到了跟斯年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虽然那人面容脱了稚气,但我一向过目不忘,见过的人,绝不会认错。”

“他们真的太像了!”

华阜身形一颤,随后怒骂:

“你放屁。”

“这怎么可能!”

嬴斯年是始皇第十子,其母为芈氏芈雪。

芈雪出自芈八子(宣太后)一脉,芈雪有姊名芈莲,在二十五年前嫁给了华氏的华策,即华阜之子、华聿长兄,他们跟嬴斯年有着斩不断的亲情。

而华氏亦非等闲。

他们是秦国王室嬴华之后。

嬴华为秦孝公之子,秦惠文王之弟。

他们这一脉,后面因为卷入朝政纷争,跟当时如日中天的魏冉起了冲突,被魏冉借助手中权势,给剥离出了嬴氏宗族,至此他们这脉就变成了华氏,即后面的咸阳华氏。

等到魏冉倒台,华氏复起,威势却不减当年。

而且他们华氏跟宣太后一脉关系一直都十分密切,百年间更是联姻不断,亲上加亲,等到嬴斯年出生,更是被两家视为己出,甚至一度将其当为大秦二世皇帝的不二人选。

至于扶苏。

他们压根看不上。

扶苏的确是始皇长子,其母也来自楚国贵族芈氏。

但这个芈是华阳太后的芈。

当年华阳太后入秦,他们老秦地氏族还是很欢迎的,毕竟有宣太后的珠玉在前,他们也对华阳太后抱有很大期望。

但事不随人愿。

华阳太后私心极重、权利欲望极强。

入秦之后,在借宣太后一脉站稳朝堂后,直接翻脸不认人,大肆干涉朝政,极力提拔她亲信的楚系官员,而后借着秦孝文王的宠信,大量任用原六国官员,极力打压和压制老秦地氏族。

始皇初即位时,更是独揽朝纲。

他们这些老秦氏族,以往可是被华阳太后气的不轻,让他们转头支持华阳太后推出来的扶苏,那是怎么都不可能的。

大秦一统天下。

他们也更希望是有纯正老秦人血脉的继位。

这也是扶苏得不到老秦人支持的主因。

他们老秦地氏族根本看不起扶苏这秦楚混杂的血脉,宣太后一脉虽然也有楚系血脉,但早已入秦多年,跟老秦地早已不分彼此,加上宣太后当年为大秦鞠躬尽瘁,也是让他们信服。

他们只会拥戴有纯正老秦人血脉的嬴斯年。

这也是为何近些年始皇不断提拔原六国官员,同时不断打压、谪迁老秦氏族的原因,因为目下扶苏是最有可能成为大秦储君的,但他们并不认可扶苏,想让他们辅佐扶苏,更是不现实。

而为了今后朝堂稳定,始皇只能不断打压!

当年嬴斯年遇害,最伤心的除了其母芈雪,就是他们这些老秦地氏族了,他们把所有的政治投资都压在了嬴斯年身上,或者始皇跟芈雪所生的儿子身上。

要知道。

当年整个大秦都视嬴斯年为嫡出!

给嬴斯年站台的除了他们华氏、宣太后一脉,还有白氏、甘氏、冯氏、司马氏、杨氏等秦地老氏族,嬴氏宗室也站在嬴斯年这边,王家和蒙家虽没表态,但也表露过善意。

他们拧合起来的势力大到逆天。

甚至夸张到,只要嬴斯年不早夭,他们抬也能把嬴斯年抬到皇位上,但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秦王政二十年。

嬴斯年薨了!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他们当即接受不了。

甚至还去逼问了始皇。

当年朝野上下一片动荡,几欲发生暴动,最后逼得始皇不得不亲自去请王翦坐镇军营,等到这件事被压下去,他们老秦氏族也接连遭到了始皇的无情打压、拆解、分化。

现在朝堂之上,老秦氏族的话语权十不存一。

他们也大多被始皇闲置弃用。

他们也清楚这些。

所以这些年基本不再掺和始皇立储之事,但明着暗着,依旧表露着态度,他们不会接受扶苏等旁支公子。

但如果嬴斯年真的还活着......

华聿道:“阿翁,我没说谎,但两人真的太像了。”

华阜目光微沉,双目紧紧盯着自己的儿子,他知道华聿的性格,不善说谎,而且他确实有过目不忘之能。

华阜沉思道:“他去曹衙做什么?”

华聿摇头:“这不清楚,当时他似乎去的是户衙,这些天狱衙的案件很多,我当时抽不开身,等明天得空,我去户曹那边问一下。”

华阜点头道:

“好。”

“这人没被确定是斯年之前,不要泄露出去,更不要告诉你伯兄跟你丘嫂,他们没必要再为此多费心思了。”

华聿略显迟疑道:

“阿翁,这我知道,但若是这人真是斯年?那我们要不要将这事告诉给其他氏族,毕竟他们当年也牵连到了其中。”

“而且......”

“大秦储君之位还依旧空悬。”

华阜紧了紧拳,又松开了,叹气道:

“再说吧。”

“今时不同往日了。”

“斯年当年若没有出事,有我们相助,定能稳稳坐上储君之位,朝堂上下更是无人敢质疑,但这十年间发生的事太多了,我们的影响力早已不如往昔。”

“现在朝堂由李斯等原六国官吏把持,王家、蒙家也跟我们貌合神离,其他老秦氏族这些年也有了分化、站队。”

“而且现在扶苏羽翼已丰。”

“他背靠华阳太后的势力,加上一直有意亲近拉拢六国官吏,在朝堂上已有了压倒性优势,而其他公子也都有明的暗的势力支持。”

“想让斯年重新上位,谈何容易?!”

闻言。

华聿也沉默了。

他也知道目前的朝堂现状。

但实在有些不甘。

等到华聿走出门,华阜一下坐在了地上,嘴里念念碎道:“难道斯年真的没死?但他如果活着,为什么不露面?为什么还要在外面流浪?难道真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亦或者......”

“当年的事另有隐情!!!”

最新小说: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盖世医神 天降四个姐姐 风流村事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