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赴宴(1 / 1)

伴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越来越多的修士开始涌进了沙瑜县城,这其中不仅有着本县的修士,还有不少相邻县的修士,可谓是鱼龙混杂。

而众人来到这县城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参加不久后的此地县令举行的那场纳妾之宴。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城门口的玄灵门弟子检查的再仔细,也还是让某些不怀好意之人混进了城中。

只见,一名散修打扮的男子大摇大摆的就进了城,随后便又转入了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子内,又经过一段七拐八绕的路程,并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才推门进入了一间不起眼的小院。

此时,在这处看似有些破旧的小院当中,居然已经隐藏着二十余名练气后期修士了。

“三长老有令,他老人家在宴会当夜就会动手,我等待到城外动静响起以后立即展开行动...”

这名男子在众人面前宣读了家族的命令,而听到命令后的院内众人也纷纷表示遵从。

“另外,为了更好摸清楚县衙内的情况,老五、老九你们二人后天白天便乔装前去赴宴,争取能够找到沙瑜县县衙的府库所在...”

。。。。。。

转眼之间,就到了县令举办纳妾之宴的日子,沈之瑞跟着族长沈向驰向县衙所在的方向走去。

而在县城内的这段时间里,他也从二哥沈之远那里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一些有关于这位县令的消息。

据他所知,这位县令名为林正盛,是玄灵门内的一位筑基期长老,在沙瑜县当县令也已经有五十余年了。

在这五十余年里,这位林县令在沙瑜县内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纳妾了。

几乎是每隔三五年就要新纳一名小妾,如今府中的妻妾只怕是有数十位之多,但是他却依旧还在不停的纳妾,而且是乐此不疲。

正是因为有了如此多的妻妾,再上这位林县令五十余年来的日夜耕种,才能使得他来到沙瑜县没几年就生出了一个林氏家族。

如今又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这林氏家族已经成为了沙瑜县内名副其实的名门望族。

尽管这个名门望族的修士数量以及凡人人口都无法和几个老牌的本土家族相提并论,但是人家有着筑基修士作为最大的靠山,就已经坐实了第一望族的位置。

而且可以这么说,在这沙瑜县境内,这位林县令就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沙瑜县境内大大小小数十个练气家族上交给玄灵门的赋税也是先交到这位林县令手中,再由他上交玄灵门。

至于这位林县令一手建立起来的林氏家族,则完全就是皇亲国戚,在这沙瑜县内基本无人敢触犯。

此时此刻,在林府后院深处的一间幽静的院落内,一名中年男子正恭敬的对着房**手道:

“拜见父亲!”

话音刚落,房间内就传出了一道轻缓的声音。

“进来吧!”

听了这话,男子便小心的推门走了进去,随后毕恭毕敬的走到了一扇屏风的前面。

下一刻,从那扇屏风后面就缓缓的走出了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这名老者正是担任沙瑜县县令的林正盛,也是林氏家族当代的族长。

男子朝着林正盛毕恭毕敬的拱手道。

“父亲,宾客都已经来了,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为父知道了。”

只见,林正盛微微点了点头,便又随即开口问道:

“沙瑜县内各家的赋税是否都已经收齐了?”

“回禀父亲,沙瑜县内共二十三个家族,其中十四家族已经按标准交足了赋税,剩下的九家并未按标准交足,孩儿让宋师弟派人前去催促和施压了...”

男子低着头认真的回答,不敢有一丝怠慢。

“记住这次征收的赋税事关宗门大计,一定要派人严加看管县衙府库,待过一段时间后,为父会亲自将这批赋税送往宗门...”

“父亲,宗门为何会突然增加各地的赋税,而且甚至不惜将宗门下属的几个家族都抄家...”

当男子意识到其中事情的不简单后,便再次向林正盛提出了心中的困惑。

然而面对男子的询问,林正盛越也是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是从中游那些门派中传下来的,具体事情为父也不是很清楚,想来应该只有掌门师兄才清楚这件事情中的具体缘由...”

“好了,这件事情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你眼下最为关键的便是做好筑基的准备,为父已经在帮你向宗门争取那件筑基灵物了,此外这是一份筑基心得...”

“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当男子听到筑基灵物四个字的时候,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炽热的神色,连忙接过了林正盛递来的那道玉简。

“你先出去迎接各方宾客吧,为父马上就出来!”

。。。。。。

“碧云山沈家恭贺林县令新婚大喜,献上一阶上品【金蝉花】一株...”

伴随着门口林氏修士的叫喊声响起,沈向驰爷孙两人便大步走进了林府当中。

而当沈之瑞进入到林府当中后,立即就感觉到了府内浓郁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贪婪的吸收着这些灵气。

“这就是二阶灵脉散发出来的灵力吗...”

他心中一边忍不住的感慨,一边又静心的感受着被这浓郁灵力包围所带来的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据他所知,整个沙瑜县也只有这一条二阶下品灵脉,是当年玄灵门花了大力气才培育出来的。

而且据说玄灵门似乎还在不远处的【玄灵河】内布置了特殊的阵法,能够将河水中的灵力源源不断的牵引到这条二阶下品的灵脉当中来滋养这条灵脉的生长。

“难怪玄灵门要在县城这里修筑水坝,原来是想将河水中的灵力都汇聚到这县城内来...”

沈之瑞脑海中又快速的思索了起来,心中对于玄灵门的这种做法十分的不满。

玄灵门这么做,虽然能够增加县城内的灵力,但是对于下游那些依靠着河水生活的家族来说却无疑是灭顶之灾,不得不举家搬到县城的附近居住。

而对于沈家来说,幸亏碧云山上有一汪泉眼,这才能够让家族繁衍下去,否则也只能抛弃祖业,靠着为玄灵门耕种而生活了。

就在沈之瑞胡思乱想之际,他已经不知不觉的跟随着沈向驰来到了举行宴会的地方。

放眼望过去,在座的都是沙瑜县内的一家之主,众人都聚集在一起在那里谈笑风生。

虽然众人表面上看上去都其乐融融,但是背地里却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

。。。。。。

最新小说: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天劫摆渡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的遂心如意 破阵录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